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国际生物医药企业选择进入中国及亚洲市场的原因

发布时间:2018-11-26 14:34| 位朋友查看

简介:皇家国际(www.hj8828.com)11月26讯;中国市场的机遇--在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生物医药行业增长的主要动力源。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人口,而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占据了总人口的22%1(约3亿人),这创造了巨大的医药市 !
进入中国与亚洲市场的方式
皇家国际(www.hj8828.com)11月26讯;中国市场的机遇--在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生物医药行业增长的主要动力源。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人口,而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占据了总人口的22%1(约3亿人),这创造了巨大的医药市场。 
 
仅2017年中国就消费了1226亿美元的处方药,未来预计将持续以接近两位数的比例增长。中国人口状况信息显示,中国已经面临巨大的疾病负担,且在未来有增无减。
 
具有国际市场经验的董事会或高管--鉴于整个中国市场的规模,生物医药企业有时会被董事会要求制定中国战略。如果管理团队具有国际市场经验,他们就更有可能积极主动地去考虑中国市场。
 
中国企业主动出击--小型或处于开发阶段的生物医药企业通常专注于当前的临床开发项目,并没有精力或意识去思考下一个重要里程碑后的事情,更不用说考虑进入中国或亚洲市场了。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生物医药企业、投资者或商业顾问往往会主动寻找合作伙伴或项目。全球三分之二的生物医药企业曾收到过来自中国企业的接洽。
 
受新闻报道和热点事件的启发--2017年1月复星医药与KitePharma之间的合作被许多生物医药企业视为开创性的交易:复星医药支付的首付款高达4000万美元,还额外投资了2000万美元用于支持临床开发,同时,复星还将支付3500万美元的商业里程碑款及产品销售提成。
 
此次交易和一些其他业内知名的交易再一次证明,中国是一个高增长和高价值的市场。
 
中国创新与投资--中国的患者和医生的需求与其他国家相比似有很大不同,但这也是与时俱进的。患者的支付能力有限,医疗资源也有限,因此也造成了中国市场对昂贵创新治疗方案的接受程度参差不齐。
 
这些差异使得在美国和欧盟等发达市场具有价值的医疗创新成果仍有可能在中国夭折或失败。此外,十多年来,尽管许多医药领域的跨国企业在中国表现强劲,但一些中国本土企业仍可以牢牢占据半壁江山,例如,骨科领域发展强劲的威高、康辉、创生,以及仿制药领域的先声、齐鲁和恒瑞。
 
中国的医疗健康创新往往侧重于开发高性价比的产品,即在质量满足基本要求的情况下提供一个最经济价格的产品。如今,中国医疗行业的快速发展使得中国成为了全球新兴医疗行业领先者,越来越接近医疗创新的传统强国。从数字医疗到肿瘤免疫学,中国都处于领先地位,吸引了数十亿美元的投资。
 
本土创新变革--自2009年医疗改革以来,中国政府决策者为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方向指导和政策支持。这些支持在“十二五”和“十三五”规划中得到了进一步强化。
 
然而,其中也包括了一些雄心勃勃的远期目标,例如,部分重点产品市场占有率达到30%-40%,整体提升我国医疗器械科技产业的国际竞争力7。为了实现这些目标,资金、地方政策和监管执法力度等多项因素也在持续推进。
 
中国政府一直致力于为创新型生物医药领域的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已经启动了一系列计划,旨在建立一个能有效支持创新型医疗健康产品开发的生态系统。这些计划包括:
· 更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机制
· 吸引海外优秀华人回国发展机制(如,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即“千人计划”)
· 为全球领先的研发项目提供资金
· 改革监管制度,为市场迫切需要或本土开发的医疗创新加速市场准入
· 加大审批投入,以缩短和规范备受诟病的中国医药产品上市审批时间
 
中国政策支持--2017年6月,中国开始对其临床试验和药品注册技术进行了一系列的重大改革,以符合国际人用药品注册技术协调会(ICH)的要求。
 
由于这些改革将会降低产品进入中国所需的成本和时间,因此,被广泛认为是中国政府鼓励国际合作的一个标志。这些改革也将更好地帮助中国企业为其未来参与国际竞争做准备。
 
最重要的是,中国国务院于2015年推出了“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旨在提高中国的创新速度以及制造业水平。
 
“中国制造2025”计划确定了十大战略性发展领域作为政府持续支持的重点,其中包含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行业。中国希望通过该政策鼓励重点领域的国产创新,相关的地方政策和举措也有望获得中央政府高层的支持。
 
迄今为止取得的成果--中国政府已经设定了远大目标,但中国在数字医疗及肿瘤免疫领域创新方面的竞争力仍未达到理想状态。随着中国富裕水平的提升,急切的患者越来越多地开始寻求高端医疗产品。
 
2016至2017年中国的境外投资支出与五年前相比几乎翻了一番。这为国际生物医药企业将自己塑造成中国患者可靠和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填补中国市场空白,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市场进入方式多样化--虽然生物医药企业进入中国和亚洲市场的方式多种多样,但大多数企业首先考虑的方式均为合作模式。较大的或较成熟的的企业能有实力直接在中国建立实体开展业务。
 
而较小的企业可能只把中国和亚洲视为资金来源,或锦上添花的机会。因此,通常会选择对外授权的方式,将其产品的经营权授权给合作伙伴。
 
在讨论合作战略之前应该先决定市场进入方式,这是十分关键的。选择市场进入方式不仅仅是选择一家合适的本土企业。有效的市场进入战略应该是围绕生物医药企业的总体战略和商业目标展开的。
 
每家企业的商业目标都是独一无二的,并且取决于企业在亚洲市场的具体目标、企业目前的发展阶段以及关键决策者进行财务投资或参与运营的意愿。
 
收购--收购是一种快速进入亚洲市场的方式。收购方甫一进入市场就拥有了成熟的基础设施、供应链和现成的商业化产品。收购方同时可以在此基础上开发原先的管线产品。2011年,美纳里尼(Menarini)通过收购英维达(Invida)进入亚洲市场。通过这一次收购,美纳里尼成功在13个亚太国家市场建立了业务,包括中国、澳大利亚、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主要东南亚国家在内。
 
此外,包括梯瓦(Teva)、路平(Lupin)在内的许多国际仿制药企业都选择了收购日本仿制药厂商以扩大他们在亚洲市场的业务。
 
2017年,澳大利亚制药公司杰特贝林(CSL Behring)收购了中国血液制品企业武汉瑞德80%的股份,由此扩大其中国市场业务。
 
绿地投资--若企业已下定决心要在中国和亚洲市场身体力行,那设立一个全新的子公司不失是一个合适的选择。前期投入未必是很大的,企业完全可以考虑与注册专家或CRO合作来完成研发和注册工作。
 
当然,也可以在做了基本的准备后,再来考虑收购和合资的选项。美国企业珐博进(FibroGen)和吉利德(Gilead)以及日本企业大鹏制药(Taiho)就是采用了该方式进入中国市场。
 
合资--对那些即将步入跨国商业化药企行列的生物制药企业来说,建立一个合资企业是他们最常考虑的选项。这些企业既希望在其中国和亚洲业务中保持一定的决策权,但又对自己要远涉重洋在一个文化迥异的环境下管理业务缺乏信心。
 
这对这些企业的决策层来说,找到一个深谙本地市场的合资对象,不失为一个更省心的选择。当然,合资企业要取得成功,建立双方互信是首要条件,同时也要做好充分准备来应对沟通障碍和文化差异带来的挑战。
 
Kite(被吉利德收购)和Juno(被新基收购)均选择在中国成立合资企业,分别在2017年和2016年与复星医药和药明康德达成合作。
 
对外授权--创业型药企的兴起促进了中国和亚洲市场对外授权业务的繁荣。亚狮康、歌礼、基石和康城等企业的兴起使得国际企业可以通过对外授权的方式开发产品实现在中国的商业化。
 
对外授权的方式在日本也很常见。例如,小野药品集团(Ono)承接的授权项目包括:Proteolix的卡非佐米(Kyprolis)、KAI制药的Parsabiv、施维雅(Servier)的伊伐布雷定(Corlentor,欧洲称为Procoralan)和百时美施贵宝的Opdivo。
 
在此基础之上,小野与上述企业的对外授权业务逐渐延伸为更深入的合作。像Puma、Mirati、Tesaro和Kolltan这样的小型生物医药企业都已将其产品权利授予了中国企业,以换取前期付款和商业里程碑款。

推荐图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