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金庸大侠悄然仙逝”金庸与商报的笔墨缘

发布时间:2018-10-31 15:53| 位朋友查看

简介:皇家国际消息:10月30日,金庸大侠悄然仙逝。「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大概就是金庸留给世人的宝贵精神吧!金庸笔下15部武侠小说自成一家之言,跨越半个世纪仍然影响深广,读者遍布全球,不少文字工作者阅后都禁不住提笔撰感想、写书评。上世纪70年代末有……
金庸
皇家国际消息:10月30日,金庸大侠悄然仙逝。「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大概就是金庸留给世人的宝贵精神吧!金庸笔下15部武侠小说自成一家之言,跨越半个世纪仍然影响深广,读者遍布全球,不少文字工作者阅后都禁不住提笔撰感想、写书评。上世纪70年代末有内地学者首提「金学」(即「金庸学」),而在1986年深圳举办的第三届台湾及海外华文文学研讨会上,更首次将「金学」端上学术论坛,肯定金庸的文学地位。
 
自1950年代起,原名查良镛的金庸,以这一笔名创作了多部脍炙人口的武侠小说,包括《书剑恩仇录》、《碧血剑》、《射雕英雄传》、《雪山飞狐》、《神雕侠侣》、《飞狐外传》、《白马啸西风》、《鸳鸯刀》、《倚天屠龙记》、《连城诀》、《天龙八部》、《侠客行》、《笑傲江湖》、《鹿鼎记》、《越女剑》等。这些作品名称后来更连缀成一幅对子,「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文化与哲学的交融
金庸武侠小说中最为人称道的便是将中华历史文化内涵和人生哲理相融合,并且利用西方小说的创作技巧,文化艺术成就高超。1955年,31岁的金庸写了其第一本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至1972年48岁时完成《鹿鼎记》后宣布封笔,在其创作生涯中一共写了15部武侠小说,后来又花费10年时间进行全面修订和删改。
 
金庸小说的精神内涵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而其笔下的英雄侠客都成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典范。大致说来,金庸小说主人公的人格模式分为以下几种:一是以陈家洛、郭靖为代表的为国为民的儒家人格模式;二是以杨过和张无忌为代表的重视心灵的道家人格模式;三是以狄云和石破天为代表的老实人、天真汉的人格模式;四是以段誉为代表的慈爱悲悯的佛家人格模式;五是以令狐冲为代表的追求自由的现代人格模式;六是以韦小宝为代表的中国世俗文化精灵的人格模式。
 
金庸小说提升了通俗武侠小说的创作水平与艺术境界,创造了一个融合历史背景、江湖传奇、人生故事的奇特三维世界,创造了一个鲜活生动且千姿百态的情爱世界,生动地挖掘了武术中的文化,有着十分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内涵。
 
半个多世纪以来,金庸小说一直是全世界华人读者的最爱,不断被改编成影视剧、舞台剧、动漫、网络游戏等,掀起过多股热潮。学术界也非常重视金庸作品,「金学」已经成为人文科学研究中的一门显学,港澳台和内地都有大量的研究专著出版。
 
香港文坛芸芸作家中,金庸成就独步非凡,「凡有华人之处,就有金庸小说」。香港首个以著名作家金庸为主题的常设展馆——「金庸馆」于2017年3月起免费向公众开放,展出约300件展品,包括部分武侠小说作品的珍贵手稿,以及多媒体互动专区,金庸迷更可在展馆中仿效大侠出招,感受金庸笔下的武侠世界。
 
「金庸馆」希望透过展览让喜爱金庸小说的读者更了解金庸创作的心路历程,将金庸文化推向世界。馆藏展品中,包括金庸早期流行的小说版本、手稿、照片以及小说改编的电影海报、电视剧主题曲唱片,以及金庸在创作时使用过的私人物品,如棋盘、照相机等。
 
上述展品中,约200件由查家借出,余下100件由研究金庸的学者借出及博物馆从民间征集所得。值得一提的是,展馆中还陈列着由李俭明女士捐赠的1957年1月2日香港商报(副刊)连载的《射雕英雄传》。
 
金庸一生有过三段婚姻,他在1948年与第一任妻子杜冶芬结婚,第二任妻子是新闻记者出身的朱玫,两人生有二子二女。金庸与朱玫其后感情破裂,金庸于1976年提出离婚,同年娶年轻29年的女侍应林乐怡为妻,两人一直恩爱终老。
 
金庸与第一任妻子杜冶芬相识于1947年的杭州,他当时在《东南日报》工作,因主编幽默副刊而与杜冶芬的弟弟杜冶秋认识,后来邂逅了当年17岁的杜冶芬。金庸在1948年3月被《大公报》派到香港工作,杜冶芬随他到了香港,两人住在摩理臣山道。不过,由于金庸忙于工作,她在寂寞无聊下,决定独自回内地,两人其后办理离婚手续。
 
金庸的第二任妻子朱玫(又名:璐茜)是新闻记者出身,比金庸年轻11岁。两人相恋时他还在《大公报》任职,其后他决定创办《明报》,两人当年共历患难,育有二子二女,但两人最终走向离婚。
 
金庸在北角一间餐厅认识了女侍应林乐怡,后来两人成为了朋友。当金庸与朱玫的感情破裂后,有传金庸主动提出离婚,但朱玫提出两大离婚条件,包括支付一笔钱作为补偿,以及要求这位女侍应结扎输卵管。据说金庸答应了这两个条件,与朱玫在1976年离婚,同年迎娶林乐怡。
 
金庸与第二任妻子朱玫所生的女儿查传讷,是金庸最疼爱的小女儿,她在12岁时拜师学水墨画,及后再学习油画,曾举办个人画展及积极参与公益活动。
 
金庸成名作、代表作《射雕英雄传》就是在香港商报刊登的,由1957年1月1日写到1959年5月19日,金庸用了862天连载完全书。而在《射雕英雄传》刊出前,金庸已在商报连载了《碧血剑》。 
 
金庸武侠小说,成一家之言,影响深广,读者遍布全球,「金学」亦成为学术研究显学。
 
金庸留给世人的是一个丰满的武侠世界和将这个世界建造起来的多部武侠巨著,而其成名作、代表作《射雕英雄传》就是在香港商报刊登的,由1957年1月1日写到1959年5月19日,金庸用了862天连载完全书。而在《射雕英雄传》刊出前,金庸已在商报连载了《碧血剑》。一连两部佳作,令当年销量日佳的商报如虎添翼,一时洛阳纸贵。这段笔墨情缘,成为文坛报史的佳话。
 
双着风靡 「香江纸贵」
 
金庸名篇《碧血剑》由商报从1956年1月1日连载至12月31日。当时,因应报纸改版,《碧血剑》还曾作了两次颇大的修改,增加了五分之一左右的篇幅。金庸说,「修订的心力,在这部书上付出最多。」而当年《射雕英雄传》连载时,有与香港商报员工熟稔的金庸迷,更是直接走到报社的排字房,到了紧张情节,竟然连油墨扫样也等不及,不顾字是倒排的,也要先睹为快!
 
金庸本人在《射雕英雄传》修订本的后记中写到:「回想十多年前《香港商报》副刊编辑李沙威兄对这篇小说的爱护和鼓励的殷殷情意,而他今日已不在人世,不能让我将这修订本的第一册书亲手送给他,再想到他那亲切的笑容和微带口吃的谈吐,心头甚感辛酸。」
 
「一俟有暇」再相见
1959年,金庸创办明报,便不再替香港商报写武侠小说。当年5月19日,他在《射雕英雄传》最后一篇结尾刊出小启:「各位亲爱的读者:我在本报撰写《碧血剑》与《射雕英雄传》,前后已近三年半,承蒙各位读者不断来信指教和讨论,使我得到很大的鼓励,心中自然是非常感激的。这两部作品本来很不成熟,内容也有许多幼稚和不合理的地方,居然还引起一些读者们的注意,实是非我始料所及。我和商报同仁及商报的读者们交情已不算浅,本来应该续撰新作,只因最近我其他的事务比较忙碌,实在抽不出时间,只好与各位读者暂别,将来一俟有暇,当再在本报与各位相见。」
 
此前,金庸还特地在5月17日的香港商报第四版登了一个宣传明报的广告,为自己创业开办的报纸拉读者,而香港商报大方地刊出广告启事,尽显成人之美。
 
到1972年,金庸封笔不再写武侠小说,当然也不可能再为商报写武侠小说,但他和商报还是有未了之缘。1996年,他的《神雕侠侣》以漫画版出书,相隔40年后授权在香港商报作全球首刊,由1月29日至2月7日刊出,每天以两大版彩色制作以飨读者。金庸为此欣然写下「神雕侠侣之前传射鵰英雄传于香港商报首刊至今将四十年矣」。
 
《神雕侠侣》漫画版作者是黄展鸣,共分8册,香港商报连载了第一册。当时,本是黑白漫画,商报却特找专人每天着色,以跨版彩色刊出,另配名家读者的短文撰写感想等。后来,商报更举办「我心目中的杨过和小龙女」绘画比赛并巡回展览,还找来神雕和艺员李若彤在活动中宣传,香江两岸,轰动一时。
 
值得一提的是,2000年,金庸再续商报缘。当年10月,他与徐四民、唐英年、吴康民等50多位本港知名人士成为香港商报顾问。
 

推荐图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随机推荐